yabo888vip手机网页版 · 2022年4月16日 0

央视复播NBA周杰伦NFT被盗陈乔恩结婚 – 虎扑社区

  上周上了六天班,文娱圈里也没消停。一些新鲜的动态总能让人们回忆起从前的时代,在新闻与旧闻之间,我们能看到一个企业或一个产业的兴衰。

  3月30日,一个寻常的上午,体育迷们如往常一般打开CCTV5,却看到了“最熟悉的陌生人”——NBA时隔两年在央视低调复播了。

  2019年10月8日,因当时的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发布的不当言论,央视正式宣布停止与NBA的一切合作。这项一度在国内影响力最高的职业体育赛事,来到了对华关系的冰点。

  此后在2020年10月,央视曾短暂复播过两场NBA总决赛,恰逢莫雷卸任火箭队总经理。但这一复播动作并未成为常态,自那之后,直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央视才终于再度恢复NBA直播。根据央视网的节目单显示,此后多日CCTV5均有NBA赛事直播,标志着今后NBA直播将重新恢复至常态。

  实际上,腾讯体育、咪咕等新媒体平台,除个别队伍之外,早已恢复NBA赛事的正常转播。毕竟NBA赛事版权费用不菲,转播的停滞对于制播双方而言都在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而今次央视的常态化复播,更是从官方的层面重新放开了对这一赛事的许可,这或许对于近些年发展不如从前的NBA是难得的利好。

  近日,洛杉矶快船队主教练泰伦·卢,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莫雷上次发推特令NBA损失了10亿美元。”这一事件的影响可能不只是转播、赞助等明面上的经济利益可以折算的,中国地区潜在观众的流失,或许影响更为深远。

  加之2020年开始蔓延的疫情,使近两年的NBA比赛时常空场进行,线下售票收入大大缩水,疫情严重时赛程也不得不压缩,在全球各地的转播收入也受影响。

  NBA前总裁大卫·斯特恩推行的NBA全球化战略,让它成功成为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赛事,但在全球化艰难前行的今天,他的继任者们又将到何处去继续发掘NBA的商业潜力呢?

  他发ins表示,今年1月由友人赠送的编号为BAYC#3738的“无聊猿”NFT被盗。这是市场上最为昂贵的NFT项目之一,上线亿美元。据报道,周杰伦被盗的该NFT在1小时之内被数次转手,成交价格接近320多万人民币。

  一向以安全性著称的NFT居然也会被盗?这或许是许多不明就里的网友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实际上,NFT的安全性主要是指其非同质化代币的属性,这一属性能够让每一个NFT都拥有独属于其所有者的标识,无法被仿冒或抄袭。但所有的加密货币都需要私钥来加密和解密数据,因此,当用户的私钥意外流出,其NFT自然也会出现被盗的情况。事实上,国外已经出现了多起高额NFT被盗事件,方式大多是通过钓鱼邮件窃取私钥。

  有苦也有甜,今年1月,阿明还和大家聊过周杰伦高调入局NFT的事。由周杰伦本人出资的潮牌PHANTACi发售了一套“幻象熊/Phanta Bear”的NFT项目,由于他的明星效应加持,发售的40分钟内卖出了1万个,营收6200万。

  作为抢先入局NFT的娱乐圈明星,周杰伦这次也用自己的亲身经验告诫大众,投资有风险,没有绝对的安全。元宇宙总是希望能打破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于是现实生活中的失窃也同样在虚拟空间中复刻。如果要将NFT当作未来元宇宙中虚拟资产保管的基本形式,那么或许对于如何保管NFT,还需要更多的普及。

  在恋综《女儿们的恋爱》中相识的陈乔恩和Alan近日传来婚讯,此前,两人已稳定交往两年多,节目导演吴梦知也曾经在官宣第四季的时候透露:“我们的节目是真的,像陈乔恩就要结婚了。”

  《女儿们的恋爱》的节目设置是既有真情侣,也为单身女明星安排了不同的素人约会对象。和陈乔恩同时参加了第二季的郭碧婷和徐璐就都是“携眷出席”,郭碧婷在节目首播后不久就和向佐领证结婚,而徐璐和张铭恩则疑似在节目播完前后已经分手。该节目的另一对“真夫妻”则是参加了第一季的沈梦辰和杜海涛。

  恋综牵红线,嘉宾终成眷属的故事,对于节目组和观众来说是“双赢”,毕竟自该品类诞生以来,“有剧本”的猜测就一直如影随形,而像《女儿们的恋爱》《怦然再心动》这样星素结合的模式,比起《心动的信号》这种纯素人恋综,受到的争议则还要再大一些。或许是明星自带“演戏buff”的原因,很多观众并不相信她们是真的在节目里遇到了心动男嘉宾。

  不知道陈乔恩的婚讯会不会让更多人“信任”恋综,但恋爱是玄学,充满了令人心动的不确定性,放在大众视野里的恋爱更是如此,或许这也是恋综开始成为热门赛道的原因。节目流程可以有剧本,但感情是很难“造假”的,毕竟因戏生情的明星也不在少数。

  今年仍然是“恋综大年”,数十档节目百花齐放,各显神通,为了打出差异化,恋爱关系里的所有阶段、年龄和人群几乎都被覆盖到了。不过,不管是聚焦“母胎solo”还是30+,是“星素结合”还是“纯素人阵容”,怎么才能平衡节目中的真实感和戏剧性,才是恋综创作者们要面临的长期命题。

  过去一年,是快手极具变化的一年——从内部组织结构来看,进行了成立十年来最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整合主站产品部、运营部、用户增长部等成立产运线;同步成立电商事业部、商业化事业部、国际化事业部、游戏事业部四大事业部;快手董事长兼 CEO 宿华辞去 CEO 一职,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接任该职位。

  而据快手最新财报显示,其营收结构也变化巨大。快手去年实现总营收811亿元,同比增长37.9%,其中线上营销服务即广告收入,首次在年报中取代直播收入,成为快手最大收入来源。快手2021年全年总营收中,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和其他服务(含电商)的总收入贡献占比分别为:52.6%、38.2%和9.2%。

  广告收入的增长,一方面源于品牌广告的增多。据财报显示,随着广告系统和产品的迭代,快手也获得更多品牌广告主的青睐,全年品牌广告收入实现超150%的同比增长。

  另一方面,快手也在逐步深化垂直内容的布局,着力于短剧、体育、快手新知播等细分内容,截至 2021 年底,快手平台上线 部短剧并孵化了多部爆款,吸引了较高层级城市女性用户的关注,也因来了广告的投放。

  而直播收入占比降低,既因疫情后的调整,也因监管的加强。去年 2 月,国家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网络直播平台建立健全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制度、直播打赏服务管理规则和直播带货管理制度,对直播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长期关注快手的内容行业观察者庄明浩也曾判断,直播行业 2000 亿的盘子,增长速度已经几乎没有了,“它变成了一个稳定态的能够贡献收入的一个东西,成为所有人的标配。”

  繁荣之下亦有隐忧。截至2021年12月,快手系的渗透率同比下降1.5%,而抖音所在的字节系则上升13%。不过快手对局势和自身情况的判断,仍趋正向,首次给出了具体盈利时间点。

  在2021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的电话会上,年初刚获任命快手首席财务官的金秉首次亮相。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他表示,对今年内实现季度国内业务调整后净利润转正“很有信心”。

  据4 月 2 日消息,广州魔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于 3 月 25 日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均退出,新增B站关联公司上海哔哩哔哩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持股 100%。魔爆网络主营业务为动漫改编手游的开发与运营,目前已经公开的游戏有《我的英雄学院:最强英雄》和《雏蜂:深渊天使》两款游戏。

  这已经是B站2022年第9次入股游戏公司,此前,B站还入股了前游族高管、现任三体宇宙董事所成立的炎魔网络、有页游业务的北京漫游谷,和致力于做高质量主机游戏的独立游戏开发团队火箭拳。

  目前,B站在游戏领域的投资频率已仅次于腾讯。加速从2021年开始,在此之前,B站在游戏领域的投资共21例,大部分聚焦于二次元游戏类型,此后,仅2021年,B站就入股了20家游戏公司,也体现了B站在游戏上的战略转变。

  首先是游戏类型的拓宽。现在,B站的投资已不局限于二次元风格的游戏研发商,也包含独立游戏、日式RPG研发商、战国SLG页游等类型。其次是产业链位置的变化。在近两年的投资里,B站的投资从纯制作型公司向平台型公司转变,接连投资心动网络和中手游这两家平台型公司。

  让自己更深入的渗透进游戏行业,也是为了让游戏与其他业务形成更强的互动,寻找更多的的利益增长点。

  陈睿曾在去年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做游戏并不是作为公司变现的手段,但游戏的内容做好了就能做好商业化。“我们公司多个部门都和游戏行业有合作,所以我们做投资是为了加强这些合作,为了和业务产生协同。”

  上周上了六天班,文娱圈里也没消停。一些新鲜的动态总能让人们回忆起从前的时代,在新闻与旧闻之间,我们能看到一个企业或一个产业的兴衰。

  3月30日,一个寻常的上午,体育迷们如往常一般打开CCTV5,却看到了“最熟悉的陌生人”——NBA时隔两年在央视低调复播了。

  2019年10月8日,因当时的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莫雷发布的不当言论,央视正式宣布停止与NBA的一切合作。这项一度在国内影响力最高的职业体育赛事,来到了对华关系的冰点。

  此后在2020年10月,央视曾短暂复播过两场NBA总决赛,恰逢莫雷卸任火箭队总经理。但这一复播动作并未成为常态,自那之后,直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央视才终于再度恢复NBA直播。根据央视网的节目单显示,此后多日CCTV5均有NBA赛事直播,标志着今后NBA直播将重新恢复至常态。

  实际上,腾讯体育、咪咕等新媒体平台,除个别队伍之外,早已恢复NBA赛事的正常转播。毕竟NBA赛事版权费用不菲,转播的停滞对于制播双方而言都在蒙受巨大经济损失。而今次央视的常态化复播,更是从官方的层面重新放开了对这一赛事的许可,这或许对于近些年发展不如从前的NBA是难得的利好。

  近日,洛杉矶快船队主教练泰伦·卢,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莫雷上次发推特令NBA损失了10亿美元。”这一事件的影响可能不只是转播、赞助等明面上的经济利益可以折算的,中国地区潜在观众的流失,或许影响更为深远。

  加之2020年开始蔓延的疫情,使近两年的NBA比赛时常空场进行,线下售票收入大大缩水,疫情严重时赛程也不得不压缩,在全球各地的转播收入也受影响。

  NBA前总裁大卫·斯特恩推行的NBA全球化战略,让它成功成为了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赛事,但在全球化艰难前行的今天,他的继任者们又将到何处去继续发掘NBA的商业潜力呢?

  他发ins表示,今年1月由友人赠送的编号为BAYC#3738的“无聊猿”NFT被盗。这是市场上最为昂贵的NFT项目之一,上线亿美元。据报道,周杰伦被盗的该NFT在1小时之内被数次转手,成交价格接近320多万人民币。

  一向以安全性著称的NFT居然也会被盗?这或许是许多不明就里的网友第一时间冒出来的想法。实际上,NFT的安全性主要是指其非同质化代币的属性,这一属性能够让每一个NFT都拥有独属于其所有者的标识,无法被仿冒或抄袭。但所有的加密货币都需要私钥来加密和解密数据,因此,当用户的私钥意外流出,其NFT自然也会出现被盗的情况。事实上,国外已经出现了多起高额NFT被盗事件,方式大多是通过钓鱼邮件窃取私钥。

  有苦也有甜,今年1月,阿明还和大家聊过周杰伦高调入局NFT的事。由周杰伦本人出资的潮牌PHANTACi发售了一套“幻象熊/Phanta Bear”的NFT项目,由于他的明星效应加持,发售的40分钟内卖出了1万个,营收6200万。

  作为抢先入局NFT的娱乐圈明星,周杰伦这次也用自己的亲身经验告诫大众,投资有风险,没有绝对的安全。元宇宙总是希望能打破虚拟与现实的边界,于是现实生活中的失窃也同样在虚拟空间中复刻。如果要将NFT当作未来元宇宙中虚拟资产保管的基本形式,那么或许对于如何保管NFT,还需要更多的普及。

  在恋综《女儿们的恋爱》中相识的陈乔恩和Alan近日传来婚讯,此前,两人已稳定交往两年多,节目导演吴梦知也曾经在官宣第四季的时候透露:“我们的节目是真的,像陈乔恩就要结婚了。”

  《女儿们的恋爱》的节目设置是既有真情侣,也为单身女明星安排了不同的素人约会对象。和陈乔恩同时参加了第二季的郭碧婷和徐璐就都是“携眷出席”,郭碧婷在节目首播后不久就和向佐领证结婚,而徐璐和张铭恩则疑似在节目播完前后已经分手。该节目的另一对“真夫妻”则是参加了第一季的沈梦辰和杜海涛。

  恋综牵红线,嘉宾终成眷属的故事,对于节目组和观众来说是“双赢”,毕竟自该品类诞生以来,“有剧本”的猜测就一直如影随形,而像《女儿们的恋爱》《怦然再心动》这样星素结合的模式,比起《心动的信号》这种纯素人恋综,受到的争议则还要再大一些。或许是明星自带“演戏buff”的原因,很多观众并不相信她们是真的在节目里遇到了心动男嘉宾。

  不知道陈乔恩的婚讯会不会让更多人“信任”恋综,但恋爱是玄学,充满了令人心动的不确定性,放在大众视野里的恋爱更是如此,或许这也是恋综开始成为热门赛道的原因。节目流程可以有剧本,但感情是很难“造假”的,毕竟因戏生情的明星也不在少数。

  今年仍然是“恋综大年”,数十档节目百花齐放,各显神通,为了打出差异化,恋爱关系里的所有阶段、年龄和人群几乎都被覆盖到了。不过,不管是聚焦“母胎solo”还是30+,是“星素结合”还是“纯素人阵容”,怎么才能平衡节目中的真实感和戏剧性,才是恋综创作者们要面临的长期命题。

  过去一年,是快手极具变化的一年——从内部组织结构来看,进行了成立十年来最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整合主站产品部、运营部、用户增长部等成立产运线;同步成立电商事业部、商业化事业部、国际化事业部、游戏事业部四大事业部;快手董事长兼 CEO 宿华辞去 CEO 一职,快手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接任该职位。

  而据快手最新财报显示,其营收结构也变化巨大。快手去年实现总营收811亿元,同比增长37.9%,其中线上营销服务即广告收入,首次在年报中取代直播收入,成为快手最大收入来源。快手2021年全年总营收中,线上营销服务、直播和其他服务(含电商)的总收入贡献占比分别为:52.6%、38.2%和9.2%。

  广告收入的增长,一方面源于品牌广告的增多。据财报显示,随着广告系统和产品的迭代,快手也获得更多品牌广告主的青睐,全年品牌广告收入实现超150%的同比增长。

  另一方面,快手也在逐步深化垂直内容的布局,着力于短剧、体育、快手新知播等细分内容,截至 2021 年底,快手平台上线 部短剧并孵化了多部爆款,吸引了较高层级城市女性用户的关注,也因来了广告的投放。

  而直播收入占比降低,既因疫情后的调整,也因监管的加强。去年 2 月,国家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规范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网络直播平台建立健全直播账号分类分级规范管理制度、直播打赏服务管理规则和直播带货管理制度,对直播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长期关注快手的内容行业观察者庄明浩也曾判断,直播行业 2000 亿的盘子,增长速度已经几乎没有了,“它变成了一个稳定态的能够贡献收入的一个东西,成为所有人的标配。”

  繁荣之下亦有隐忧。截至2021年12月,快手系的渗透率同比下降1.5%,而抖音所在的字节系则上升13%。不过快手对局势和自身情况的判断,仍趋正向,首次给出了具体盈利时间点。

  在2021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的电话会上,年初刚获任命快手首席财务官的金秉首次亮相。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他表示,对今年内实现季度国内业务调整后净利润转正“很有信心”。

  据4 月 2 日消息,广州魔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于 3 月 25 日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均退出,新增B站关联公司上海哔哩哔哩科技有限公司为股东,持股 100%。魔爆网络主营业务为动漫改编手游的开发与运营,目前已经公开的游戏有《我的英雄学院:最强英雄》和《雏蜂:深渊天使》两款游戏。

  这已经是B站2022年第9次入股游戏公司,此前,B站还入股了前游族高管、现任三体宇宙董事所成立的炎魔网络、有页游业务的北京漫游谷,和致力于做高质量主机游戏的独立游戏开发团队火箭拳。

  目前,B站在游戏领域的投资频率已仅次于腾讯。加速从2021年开始,在此之前,B站在游戏领域的投资共21例,大部分聚焦于二次元游戏类型,此后,仅2021年,B站就入股了20家游戏公司,也体现了B站在游戏上的战略转变。

  首先是游戏类型的拓宽。现在,B站的投资已不局限于二次元风格的游戏研发商,也包含独立游戏、日式RPG研发商、战国SLG页游等类型。其次是产业链位置的变化。在近两年的投资里,B站的投资从纯制作型公司向平台型公司转变,接连投资心动网络和中手游这两家平台型公司。

  让自己更深入的渗透进游戏行业,也是为了让游戏与其他业务形成更强的互动,寻找更多的的利益增长点。

  陈睿曾在去年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做游戏并不是作为公司变现的手段,但游戏的内容做好了就能做好商业化。“我们公司多个部门都和游戏行业有合作,所以我们做投资是为了加强这些合作,为了和业务产生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