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888vip手机网页版 · 2022年5月29日 0

凝聚荣光的宝贵财富:北京冬奥会带给我们的精神和文化思考

当燃烧了16天的北京冬奥会主火炬在“鸟巢”缓缓熄灭,我们记忆中留下的有开幕式夜空的迎客松、闭幕式上的送别柳,有人见人爱的冰墩墩,还有雪如意、冰立方、雪游龙、冰丝带、雪飞天、冰菱花……应该看到,这届“真正无与伦比的冬奥会”留给我们的,更有可抵岁月漫长的巨大精神文化财富。

“升国旗奏国歌让我热泪盈眶。”夺得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比赛金牌的我国选手任子威,在走下领奖台后激动地对记者说。

同样的感受,还有站在领奖台上唱着国歌、泪流满面的徐梦桃。四届冬奥会的参赛经历、10多年的执着坚守,今朝终于圆了冠军梦。当五星红旗高高升起时,徐梦桃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任泪水肆意流淌。

在观看冬奥会比赛时,我们不难发现:许多运动员在冲过终点线、赢得奖牌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挥舞国旗。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在最为艰苦的越野滑雪女子30公里集体出发(自由技术)的比赛中,在风雪中滑行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挪威选手特蕾丝,快到终点线时,筋疲力尽的她接过队友递过来的国旗,挥舞着冲过终点线。特蕾丝和她手中的国旗,就这么深深地定格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追求卓越是奥林匹克运动的核心内涵,它崇尚的是拼搏,倡导和激励的是荣誉。为祖国而战、为荣誉而战——源自爱国主义的荣誉感,是广大参赛运动员顽强拼搏的不竭动力。

在奥运史上,“奥林匹克精神的背后是家国荣耀”逐步成为了大家的共识。这一点,也通过奥运会的颁奖仪式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

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在希腊举行时,获得冠军的选手才能得到一枚银质奖牌和橄榄枝编织成的花冠,亚军选手得到的是一枚铜质奖牌和月桂枝编织成的桂冠。到了第二届奥运会,组织者没有给冠军获得者发放奖牌,只发给了一件艺术品作为纪念。自第三届奥运会后,组织者才给获得前三名的选手分别颁发金银铜牌,并在赛后举行庄严的颁奖仪式。

给获奖运动员以至高无上荣誉感的颁奖仪式,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了不断强化。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国际奥委会通过相关决议,对金银铜牌的制作和颁奖仪式做了规定,并一直延续下来,成为奥林匹克运动最具精神意义的文化议程。

冬奥会的颁奖仪式与夏季奥运会有所不同。夏季奥运会的颁奖仪式是在赛后分别举行的。冬奥会的颁奖仪式受气候条件的影响,则是集中举行的。本届冬奥会就在北京和张家口两个赛区,设置了两个具有特殊文化标记的颁奖广场。

站在北京冬奥会颁奖广场前,你能感受到荣耀殿堂带来的仪式感。这种仪式感在中国文化元素的烘托下,显得更加热烈庄重,提升了获奖选手的荣誉感和自豪感。

冬奥会是赛场,更是课堂。从获奖选手挥舞国旗流下的热泪,到充满荣誉感的颁奖仪式,我们懂得一个道理:拿在手中的金牌是赛场上最重的,心底分量最重的则是祖国。

“更快、更高、更强”,是国际奥委会于1913年写入《奥林匹克宪章》的。在冬奥会赛场上,参赛选手不仅要创造“更快、更高、更强”的佳绩,也要面对“更快、更高、更强”的挑战。

冬奥会的比赛项目太快了。雪橇雪车运动被喻为“冰雪F1”,最快时速可达每小时140公里。特别是钢架雪车,参赛选手的下巴与冰面的距离仅有10厘米左右,除了头盔外没有任何保护。

冬奥会的比赛项目太高了。跳台滑雪比赛的跳台有100多米高,要从跳台上飞驰而下,并在空中飞行几十米,恐高的人肯定没戏。此外,越野滑雪速降、自由式滑雪大跳台、自由滑雪空中技巧等比赛项目起跳的高度也不低。

冬奥会比赛项目的强度太大了。虽说夏季奥运会的十项全能、铁人三项比赛项目强度不小,但与冰天雪地的滑雪比赛项目相比,还是差一点。我国选手孔凡影在北京冬奥会上,在12天的时间里参加了6项比赛,是冬奥会上响当当的“参赛劳模”。她说,“要命的和不要命的都参加了”,可见比赛强度有多大。孔凡影不是“铁人”,但胜似“超人”。

俄罗斯奥委会选手亚历山大·博利舒诺夫,在北京冬奥会上获得了3金1银1铜,成为历届冬奥会上在一届赛会中获得奖牌最多的越野滑雪选手。他在整个冬奥会期间,几乎不停地在冰天雪地里参加比赛,比赛的强度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冬奥会项目与夏季奥运会项目相比,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险”。雪上运动员,几乎没有不是“百摔成材”的。很多冬奥会参赛选手,在最初参与冰雪运动时,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恐惧”。中国钢架雪车第一人、从跳远转项的耿文强曾说过:“那种恐惧感毕生难忘。”

在北京冬奥会上夺得2金1银的谷爱凌,也不讳言自己曾经“恐惧”过,只是自己在热爱和坚持中很好地化解了,在一次又一次的摔倒中培塑了一颗勇敢的心。

参加男子单人雪橇比赛的格鲁吉亚选手萨巴,也曾恐惧过。12年前,他的堂哥曾在雪橇训练中发生意外去世。但是,萨巴没有退缩,而是勇敢地站在了北京冬奥会的赛场上,在34位参赛选手中以排名31位的成绩完成了比赛,遂了堂哥的心愿,也实现了自己的奥运梦想。他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令人肃然起敬。

没有足够的胆量,不具备挑战“更快、更高、更强”的勇气和运动水平,想在冬奥会上完赛并取得有效成绩,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奥林匹克精神的内涵和外延都很丰富,具备一定的血性和胆量,也应该是其中应有之义。

一个普通的士兵要成长为一个勇敢的战士,血性和战斗精神是不可或缺的。在冬奥会赛场上,众多运动员给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2021年,历经百余年的奥林匹克格言“更快、更高、更强”加入了“更团结”,以强调在面对各种矛盾、冲突和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全世界团结的重大意义。

在本届冬奥会上,发生在短道速滑赛场的一幕,至今令人难忘。在短道速滑男子1000米的决赛中,老将武大靖紧随任子威其后,在卡住对手超越路线的同时,示意任子威冲上去。得到了队友的“掩护”,任子威第一个冲过了终点,赢得了这个项目的金牌。

赛后,武大靖在谈到这个细节时说:“保护任子威就像‘换命’!”于是,我们看到了任子威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哽咽地说:“没有他俩(武大靖和李文龙)中的任何一个,我都拿不到这枚金牌。这枚金牌不是我的金牌,这是团队的金牌。团结协作是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传统。”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团结意味着什么?武大靖做出了这样的回答:出现了问题,团队一起扛。中国短道速滑队用奉献和牺牲成就着团队的荣光,诠释着团结、卓越的奥林匹克精神。

和中国短道速滑队一样,夺得了2枚冬奥会金牌的我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也是一个愈挫愈勇的金牌团队。在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混合团体比赛中,他们没能如愿收获金牌。在比赛中出现失误的贾宗洋觉得自己愧对团队和队友信任,不断地自责。队友徐梦桃安慰他说:“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就是中国队,要进就一起进,要退就一起退。不能因为一个前滚翻的失误,就阻止我们继续绽放。”

在后面的比赛中,毫不气馁的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不负众望,团结拼搏,为中国代表团贡献了2枚金牌。

在冰壶混双循环赛中,中国冰壶混双组合以5∶7不敌美国队。赛后,我国选手范苏圆和凌智面带微笑,祝福对手克里斯托弗·普利斯和维多利亚·珀辛格取得了比赛的胜利,并送给他们精美的“冰墩墩”奥运纪念徽章。之后,美国选手也回赠了纪念徽章。

“体育一定是用来团结人们的。”自由式滑雪女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中,当瑞士选手玛蒂尔德·格雷莫德的最后一跳超越了自己时,谷爱凌上去给了对手一个祝贺的拥抱;当爱沙尼亚选手凯莉·西尔达鲁的最后一跳不如自己时,谷爱凌上前给了她一个安慰的拥抱。比赛结束,结果被抛在了一边,三人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共享运动带来的快乐。

在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致辞中说:“每一个运动员都力争取得最佳成绩,但也希望竞争对手取得最佳成绩,并为他们加油。我们为此深受感动。你们不仅彼此尊重,还相互支持。”

赛场上的团结协作,众人一心,才能挑战极限,赢得胜利;赛场下的团结友谊,互相支持,才能共克时艰,迎接美好未来。在疫情防控背景下,北京成功举办冬奥会,完美演绎了赛场内外殊途同归的团结,成为了人类共赴未来的非凡典范,也必将成为奥林匹克精神家园中一笔宝贵财富。

两强相遇勇者胜——如果说这是赛场制胜的第一个定律的话,那么赛场制胜的第二个定律就应该是:两强相遇智者胜。

冰壶比赛被喻为是“冰上的国际象棋”,交手的双方不仅要比拼投壶的准确率和击打成功率,还要进行智力的角逐。在女子冰壶的循环赛中,中国女队开场不利,一上来就遭遇了三连败。输了三场比赛后,中国女子冰壶队痛定思痛,发现自己输的不是技术,而是在战术上出现了问题。于是,她们果断变阵,由打四垒的队长韩雨担任三垒,由队中参加过冬奥会的老将王芮担任四垒。这一变阵很快取得了奇效。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她们用“牛皮糖”战术,分别战胜了平昌冬奥会的冠军瑞典队和亚军韩国队。

对抗项目需要“烧脑”,非身体接触的比赛项目也需要很高的战术素养和谋略智慧。自由式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比赛和单板滑雪男子大跳台比赛,都要进行三轮的角逐,才能决出最后的冠军。三轮比赛,你是想先声夺人先上难度,还是以稳为主,后发制人?每一轮比赛,你出什么招数,都直接影响着比赛的走向。代表中国队出战的谷爱凌和苏翊鸣,针对参赛选手的状态和表现,拿出了有针对性的比赛策略,最终还没等到自己的最后一跳,就把冠军攥在了手心里。

在赛场谋略方面,欧美选手在激烈竞争中也有出色表现。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项目,是一个纯属个人比拼的比赛项目,“计谋”发挥的空间很小,通常的打法基本上都是大家采取跟滑战术,保存体力,在最后关头再伺机突然发力。然而,加拿大两名选手在比赛中用了一个奇招:老将瓦莱丽·马尔泰在比赛开始不久,就不按常规地突然发力,领先第二集团差不多有50多米。

瓦莱丽·马尔泰不走寻常路的滑法,令大家猝不及防,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节奏完全被打乱了。最后一圈时,埋伏在人群中、很好保存了体力的另一名加拿大队员伊万妮·布隆丁趁机杀出,抢占了头名的位置。如果不是荷兰选手技高一筹、用微弱优势冲线,这个项目的金牌差一点就被加拿大选手收入囊中。

赛场如战场。奥林匹克精神倡导的卓越,不仅是体力和技术层面的,也是智慧和谋略层面上的。在变幻莫测、对抗激烈的冬奥赛场上,闪烁着许多充满想象力的谋略与创新,值得我们军人去汲取和借鉴。汲取和借鉴,不是光说不练,而是应该通过反复实践,以磨砺我们智慧的刀锋。

1206年,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在时值内战的挪威,两名用桦树皮包住腿脚、脚踩桦木板材质滑雪板的士兵,怀抱当时只有两岁的国王哈康四世,在雪地上翻山越岭,拼命摆脱追捕他们的敌人。最终,他们依靠过硬的越野滑雪技能,把哈康四世顺利地护送到了安全区。

后来,为了纪念这一历史事件,挪威每年都要在当年两位勇士护送王子的路线英里的马拉松越野滑雪赛。现今冬奥会的男子50公里和女子30公里越野滑雪比赛项目,就是从挪威这项马拉松越野滑雪赛演变而来的。

奥运会很多比赛项目的“鼻祖”,都是人类生产生活实践中的一些基本技能,后来经过用严格的规则加以规范,才变成了赛场上的比赛项目。古代奥运会很多比赛项目最初都比较粗放,特别是有些对抗激烈的比赛项目,常常很血腥,甚至可能危及参赛选手的生命。在严格的规则限制下,体育比赛才逐步变得更加安全、健康、有序、完美。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史,是不断对各个比赛项目进行优化规范的历史,也是敬畏规律、尊重科学、不断进步的文明史。

在本届冬奥会上,国际滑联仍在对短道速滑等比赛的规则进行调整优化。混合团体比赛项目和女子比赛项目的增加,更是顺应了冰雪运动的发展规律,促进了奥林匹克运动健康、协调、科学、全面地发展,受到了大家的广泛支持和欢迎。

竞争是奥林匹克运动的鲜明特点,也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重要途径。竞争促使人类完成了从规则意识向规律理念的进阶,从而建立了对科学精神的尊崇。正是有科技力量的加持和对科学精神的尊崇,奥林匹克运动才成为人类重要的精神家园,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

北京冬奥会在办赛、参赛、观赛的全流程中,融入了大量科技创新,献给世界一个全新的具有标杆意义的“科技冬奥”。科技创新不仅满足了北京冬奥会筹办和办赛需求,也为中国选手创造佳绩插上了翅膀。

9金4银2铜,排在金牌榜的第三位,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冬奥会上取得的历史上最好成绩里,科技创新功不可没。可以说,每一块奖牌背后都凝聚着科学的力量。与高纬度的一些国家相比,我国冰雪运动水平还是相对落后的。一段时间以来,为了赶上时代发展的潮流,追上世界冰雪运动发展的步伐,我国在选材、训练、比赛等方面都加大了投入力度。这一点,特别体现在科技投入上。

为了给运动员找到最佳运动姿态,使其在运动中产生的阻力最小,以提高滑行速度,我国建立了体育综合训练风洞实验室,组建了相关的专家团队,超过300名冰雪运动员接受了风洞测试和训练;为掌握运动员在高强度训练中心电、血压、血氧、体温等实时动态,以确定更加科学高效的训练方式方法,科研人员研制出了无感穿戴智能设备;为提升比赛服装的减阻性能,北京服装学院相关专家团队经过反复研究实验,最终把比赛服装的减阻性能提升了10%……

9枚金牌和3亿多人参与冰雪运动,是世界冰雪运动发展史上瑰丽的画卷,是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里程碑。在这一伟大历史进程中,我们永远要相信科学精神,这也是奥林匹克运动告诉我们最为朴实的真理。